Home / Tag Archives: 竹鶴政孝

Tag Archives: 竹鶴政孝

余市20

余市20曾經是余市系列中年份最高的威士忌,以52%酒精度入樽 。 要用上「曾經」兩個字是因為余市20連帶余市系列其他有年份的產品在2015年因Nikka的原酒存量不足,被迫停產。遙想余市20當年,市場上並不難買到,價錢上亦算親民(當年日本、台灣價),絕對是大家最易接觸到的神台級威士忌,更可以說是大家對神台級威士忌的代名詞。唉,俱往矣…..

Read More »

余市將於8月停止出貨

竹鶴政孝窮一生的精力所創立的余市蒸溜所, 當中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更在全球威士忌界中大於異彩, 對比蘇格蘭出產的單一麥芽威士毫不遜色。一直保持高品質及價格親民的余市系列將於2015年8月開始停止出貨。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7

時間回到二戰後的日本,在三級威士忌橫掃市場之時,位於北海道,隸屬大日本果汁股份有限公司的余市蒸餾廠依舊用上最傳統的釀造方法生產著質素優良的一級威士忌。相對於三級威士忌只有5%以下的成份是威士忌,一級威士忌可說是差不多整支酒也是威士忌,當然成本也就是更高。面對市場上廉價的三級威士忌,帶領著余市蒸餾廠的竹鶴政孝認為不可以為了市場而妥協,生產出可以根本不含威士忌的三級威士忌。當時的三級威士忌每瓶只賣300日元,而“Nikka威士忌”依然固守著上乘的品質和每瓶1350日元的價格。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6

二次大戰對世界各國做成極大的影響,它對日本本土的影響甚大,但並沒有殲滅性的打擊或影響。不過對日本威士忌來說,二次大戰對它的影響可以說是不太大。主要的原因不論壽屋或日果生產的威士忌全都被日本海軍列作軍需品,這政策不僅使得需求上沒有後顧之憂,也使得即使在戰時糧食短缺也不愁沒有原料去蒸餾原酒,這是因為軍方會盡力確保軍需品的原料供應。讀者可能會覺得奇怪, 為何只有日本海軍對威士忌情有獨鍾而其他軍種好像不聞不問呢? 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但有不少人認為這與日本海軍的DNA有關。這個答案需要追溯到明治維新時期,日本的軍隊開始進行現代化及西方化的改革,經過出國考察後他們決定陸軍學師德國而海軍則學師英國。基於學師是英國的關係, 順帶連飲用威士忌的文化也帶到了海軍之中並植根起來。來到二次大戰時,已經有不少高級海軍軍官都愛上了這種琥珀色的液體了,所以有需要把它列為軍需品,以確保其供應去維持軍隊中的士氣。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5

由於資金不足,所以壽屋不得不涉足其他行業去獲取穩定的資金來源,鳥井信治郎瞄上了與威士忌釀造方法差不多的啤酒作賭注,希望以此帶領壽屋走過難關。用上山崎的名水再加上鳥井信治郎的高宣傳手法,壽屋的啤酒很快地為它帶來了不錯的收入,使得鳥井信治郎及竹鶴政孝的日本威士忌夢繼續得以發展。壽屋一面釀造啤酒,一面蒸餾並陳釀威士忌,期望著改革了的威士忌能夠為市場所接受。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4

日本史上第一間大型商業威士忌蒸餾廠終於在1924 年於山崎開幕並開始蒸餾原酒。它的建立使得日本威士忌兩大巨人-鳥井信治郎及竹鶴政孝之夢進一步得以實踐。山崎是明智光秀與羽柴秀吉的決戰之地,雖然它一直都不是首選的設廠地,但它不僅是著名茶道家趨之若鶩的名水地, 而且它擁有優越的地理位置(就在京都與大阪中間) ,使得交通運輸不成問題。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2

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 - 尋找蘇格蘭威士忌的愛情故事 竹鶴政孝出身於廣島的一個清酒世家, 和鳥井信治郎一樣, 當喝過人生第一次的威士忌後便對它產生濃厚的興趣。畢業後的竹鶴政孝,決定自己去找答案, 他在大阪完成學業後便進入了當時稱雄洋酒市場的攝津酒造工作。攝津酒造像壽屋一樣,都是以舶來酒生意為本,而它的負責人岩井喜一郎和鳥井信治郎一樣,都是以日本生產自己的威士忌為目標而奮鬥。 為了達成夢想,他派了當時年輕而且對威士忌充滿熱誠的竹鶴政孝到蘇格蘭留學並學習威士忌的釀造方法。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明明愛爾蘭才是威士忌的故鄉,但為何竹鶴政孝會到蘇格蘭學師呢?這其實反映出當時愛爾蘭威士忌的地位已經被蘇格蘭威士忌漸漸的取代。 竹鶴政孝留學的地方是蘇格蘭最著名的格拉斯哥大學,並在那裡修讀化學。經歷了多個月的航程後,孤身一人的竹鶴政孝終於來到了充滿威士忌味道的國度 – 蘇格蘭, 當時是1918年。竹鶴政孝抱住一個必定要成功的想法來到蘇格蘭。留學期間他不斷抱住字典, 把有關釀造威士忌的書本翻得滾瓜爛熟,而空閒時還會去當柔道教授賺取外快。不過他很快就明白到在書本上永遠也學不到實際蒸餾操作,他需要的是一個實習機會, 所以他不斷地發信到不同的蒸餾廠,希望可以在蒸餾廠中當個見習生,學習蒸餾廠的實際運作。   “明知我們隔著個太空 仍然將寄望天天入進信封 抬頭望星空發夢仍然自信 等到你會破例答覆我一封 人人都怕難怕倦怕撲空 全球得我未死心沒有放鬆 專心得金剛鐵石也動容 一直相信 所以給你一直寫信” 日復日, 他期待著答覆,但可惜事與願違,他寄出去的信就像石沉大海一樣, 沒有回音。雖然日本當時已經貴為世界列強,但作為一個來自陌生國度的黃皮膚亞洲人,歧視總是少不了的。然而竹鶴政孝並沒有放下腳步, 一面繼續寫信, 一面去拜訪不同的蒸餾廠, 一切一切都是為了一個實習機會。吃了不少閉門羹後,一封來自Longmorn 蒸餾廠的回信來到了極度苦惱及憔悴的竹鶴政孝面前,終於,機會來到了。 來到Longmorn後, 接下來的情節就如日本勵志小說一樣, 滿心歡喜的竹鶴政孝並沒有收獲到他所追求的知識。蒸餾廠經理只是分發他去做一些雜務工作, 並沒有讓他接觸最重要的蒸餾工作。他沒有放棄, 每天從早到晚他都會把一本筆記放到袋中, 他把自己在蒸餾廠中的所見所聞都通通都仔細地寫下, 畫下來, 並在下班後把資料消化, 整理, 這就是著名的「竹鶴筆記」,成為日本釀造威士忌的重要指引。除此一般的工作外,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