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威士忌 / 日本天價威士忌炒風之源2-我以爺爺之名發誓 – 羽生+秩父蒸餾廠
伊知郎羽生威士忌

日本天價威士忌炒風之源2-我以爺爺之名發誓 – 羽生+秩父蒸餾廠

提起羽生,秩父這兩個字通常都會一同出現,這是因為它們有著特別的爺孫的關係,羽生是爺爺,而秩父不單是孫兒,更是一個繼承者。


羽生蒸餾廠早於1941年由東亞酒造於羽生市附近成立,到了1946才正式獲得生產許可證。東亞酒造是由伊知郎家族的清酒世家所成立的家族公司,伊知郎家族早於江戶時代初期已經於秩父市開始經營清酒生意。羽生蒸餾廠一開始主要是製作清酒及燒酌,同時間亦會使用蒸餾燒酌的連續式蒸餾器去蒸餾穀物威士忌。他們會把這些自家蒸餾的威士忌與從蘇格蘭進口的麥芽威士忌調在一起,以調和式威士忌的方式發售,而該威士忌則被命名為金馬(golden horse)。不過,這個名字卻令東亞酒造惹上官非,因為它跟世界知名的調和式威士忌品牌白馬(white horse) 的名字十分相似,並遭到英國DCL集團(白馬威士忌的母公司)提出訴訟。

金馬威士忌的樣子(好似係)

到了1980年羽生蒸餾廠引入了銅製的壺式蒸餾器並開始釀造像蘇格蘭般的麥芽威士忌。一如輕井澤,羽生都是以小規模生產,並以調和式威士忌的裝樽方式去出售。隨著單一麥芽威士忌的興起,羽生蒸餾廠亦於1990年左右開始推出以蒸餾廠命名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到了1996年左右,東亞酒造的管理層添加了一位新成員,他就是東亞酒造創辦人的孫肥土伊知郎。

肥土先生的樣子

肥土伊知郎在大學時攻讀釀造學,畢業後他加入了三得利集團渡過了近十個寒暑,最後他受到父親的召回,返到由爺爺創辦的東亞酒造全力協助父親打理及繼承家族生意。雖然有新家族成員的加盟,一如輕井澤一樣,羽生也逃不過時代巨輪的衝擊,逃不過自九十年代開始日本經濟衰退帶來的危機。在沒有大集團的支持之下,最後因經營不善,羽生蒸餾廠被迫於2000年停產,而且連整個東亞酒造也遭到易主。可惜新的經營者對釀造威士忌並沒有太大的興趣,所以在2004年他們決定把羽生蒸餾廠關廠,並計劃將約400桶的威士忌原酒丟棄。肥土伊知郎收到消息後不甘自祖父起三代的心血就這樣地白白地浪費,被廢棄,於是他極力奔走去募集資金把這筆威士忌原酒買下來,並幾經轉折地把原酒存放到有份出手幫助他的笹の川酒造位於福島縣的清酒廠內。

笹の川酒造的廠房

 

笹の川酒造其實也有出產威士忌的,名叫山櫻

 

救回了三代人的心血之後,同年肥土伊知郎於崎玉縣成立了Venture Whisky,於2005年開始將這批威士忌原酒以伊知郎的日文發音-Ichiro’s Malt的品牌裝樽,重新包裝並以少量的推出市面,一來他可以試探市場的反應,但更重點的是他根本沒有太多的成本去作大量裝樽。肥土伊知郎一開始把威士忌帶到酒吧中供酒保品嘗並作少量販賣以試探水温,取得好評後他十分聰明地為這些威士忌設計出特殊的系列包裝,其中最受人注目的是由54款不同的威士忌而組成的「啤牌(撲克牌)系列」限量酒款。此系列的威士忌以一整副啤牌花色為酒標,據說全世界至今只有不多於5個人能夠把整套系列收藏,而其中一位香港人,不過不是筆者。至於理論上來說全世界只可能有122人可以做到此舉,因為系列中其中一枝威士忌只生產了122枝。

全套羽生Card Series

羽生出產的威士忌風味獨特而細緻,與日本大廠的風味完全不同,所以基本上自第一支新裝樽的羽生威士忌上市以來一直很受收藏家及老饕喜愛,而且再加上喝一支少一支的效應及市場的炒作,絕大部份的羽生威士忌,尤其是啤牌系列,都變成了天價,這使得肥土伊知郎的Venture Whisky 變得不再需要venture了。(注:Venture的中文意思是冒險)

羽生的威士忌原酒一開始是在笹の川酒造的廠房內裝樽的,肥土伊知郎不僅把家族的心血都救回來,而且還成功的把它們發揚光大,打響名堂。眼見祖父輩的心血成功搶佔了市場的話題,肥土伊知郎希望自己也可以像他的祖父輩一樣建立起自己的威士忌品牌,所以他便順住這一勢頭用上Ichiro’s malt-秩父的名號自立門戶,設立自己的蒸餾廠,一面去釀造威士忌,一面替羽生的原酒裝樽。肥土伊知郎在2007年於秩父市設立了秩父蒸餾廠,他把羽生的原酒帶到這個同屬伊知郎家族的地方繼續陳釀,在適當的時候才裝樽發售(當然又是限量版)。

肥土伊知郎與秩父蒸餾廠

到了2008年在獲得許可證後秩父便正式開始蒸餾工作。秩父蒸餾廠的設施與先前介紹過的輕井澤有不少的相同之處,為了酒質,它們都是用上木製的發酵槽,而且它們都是用上了特別小的蒸餾器,據說這能蒸餾出味道最濃郁的威士忌原酒,而無獨有偶地麥卡倫也是用上了全蘇格蘭大型商業蒸餾廠中最細的蒸餾器。

肥土伊知郎與秩父蒸餾廠中的蒸餾器

作為日本現時最新已建成的蒸餾廠,秩父推出的威士忌主要都是以不記年份(non age statement, nas) 威士忌為主,主要原因是它們的陳釀時間的確不足,但它推出的威士忌基本上每次都會旋即成為市場上的焦點,產量少是其中一個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它的酒質取勝,以這樣年輕的威士忌來說,秩父充滿了細緻度,而不輸其他同樣年輕的日本威士忌。而另一方面,秩父的作風一如它的母公司Venture Whisky的名字一樣,是一間勇於冒險,勇於創新,會嘗試用不同的方法去蒸餾及陳釀威士忌的蒸餾廠,像是以清酒桶去陳釀,以不同地方出產的大麥麥芽作原料等等,目的都是為了能夠製造出更好的威士忌及摸索秩父威士忌獨特的風格。

秩父出產的威士忌

經過幾年的發展,現在的秩父已經是世界上知名的小型獨立蒸餾廠,而肥土伊知郎本人也成了威士忌界知名的人物。可能有人會葡萄肥土伊知郎及秩父的成功都是拜羽生的餘威所賜,是一個成功需父幹的典型例子,不過看深一層,肥土伊知郎當年是幾經波折才能把羽生的舊酒買下來裝樽發售,還把自己的秩父管理得有聲有色,他個人的努力是不可抹殺的,絕非是在陽光燦爛的環境呷一口茶般的苦幹。有趣的是,若回看一下過去,肥土伊知郎的威士忌之路與竹鶴政孝的都有所相似,第一,他們都擁有一個清酒世家的背景;第二,他們都曾經在三得利工作過並且在離開後自立門戶開創自己的威士忌之路,但願肥土伊知郎能夠擁有像竹鶴政孝一樣對自家威士忌品質的堅持,那就是飲家們的褔了。

 

About Johnny Cheu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