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威士忌 / 日本威士忌-Part2
竹鶴政孝
竹鶴政孝

日本威士忌-Part2

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 - 尋找蘇格蘭威士忌的愛情故事

竹鶴政孝出身於廣島的一個清酒世家, 和鳥井信治郎一樣, 當喝過人生第一次的威士忌後便對它產生濃厚的興趣。畢業後的竹鶴政孝,決定自己去找答案, 他在大阪完成學業後便進入了當時稱雄洋酒市場的攝津酒造工作。攝津酒造像壽屋一樣,都是以舶來酒生意為本,而它的負責人岩井喜一郎和鳥井信治郎一樣,都是以日本生產自己的威士忌為目標而奮鬥。

竹鶴政孝之像

為了達成夢想,他派了當時年輕而且對威士忌充滿熱誠的竹鶴政孝到蘇格蘭留學並學習威士忌的釀造方法。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明明愛爾蘭才是威士忌的故鄉,但為何竹鶴政孝會到蘇格蘭學師呢?這其實反映出當時愛爾蘭威士忌的地位已經被蘇格蘭威士忌漸漸的取代。

竹鶴政孝留學的地方是蘇格蘭最著名的格拉斯哥大學,並在那裡修讀化學。經歷了多個月的航程後,孤身一人的竹鶴政孝終於來到了充滿威士忌味道的國度 – 蘇格蘭, 當時是1918年。竹鶴政孝抱住一個必定要成功的想法來到蘇格蘭。留學期間他不斷抱住字典, 把有關釀造威士忌的書本翻得滾瓜爛熟,而空閒時還會去當柔道教授賺取外快。不過他很快就明白到在書本上永遠也學不到實際蒸餾操作,他需要的是一個實習機會, 所以他不斷地發信到不同的蒸餾廠,希望可以在蒸餾廠中當個見習生,學習蒸餾廠的實際運作。

竹鶴政孝的學生相

 

“明知我們隔著個太空 仍然將寄望天天入進信封

抬頭望星空發夢仍然自信 等到你會破例答覆我一封

人人都怕難怕倦怕撲空 全球得我未死心沒有放鬆

專心得金剛鐵石也動容 一直相信 所以給你一直寫信”

日復日, 他期待著答覆,但可惜事與願違,他寄出去的信就像石沉大海一樣, 沒有回音。雖然日本當時已經貴為世界列強,但作為一個來自陌生國度的黃皮膚亞洲人,歧視總是少不了的。然而竹鶴政孝並沒有放下腳步, 一面繼續寫信, 一面去拜訪不同的蒸餾廠, 一切一切都是為了一個實習機會。吃了不少閉門羹後,一封來自Longmorn 蒸餾廠的回信來到了極度苦惱及憔悴的竹鶴政孝面前,終於,機會來到了。

來到Longmorn後, 接下來的情節就如日本勵志小說一樣, 滿心歡喜的竹鶴政孝並沒有收獲到他所追求的知識。蒸餾廠經理只是分發他去做一些雜務工作, 並沒有讓他接觸最重要的蒸餾工作。他沒有放棄, 每天從早到晚他都會把一本筆記放到袋中, 他把自己在蒸餾廠中的所見所聞都通通都仔細地寫下, 畫下來, 並在下班後把資料消化, 整理, 這就是著名的「竹鶴筆記」,成為日本釀造威士忌的重要指引。除此一般的工作外, 他還會去做別人不願意做的工作,付出比別人更大的努力,終於他獲得老師傅的青睞,慢慢開始接觸威士忌釀造奧祕:蒸餾。

竹鶴筆記-余市蒸餾廠內有正版參觀

 

在跟著老師傅學習,竹鶴政孝一點一滴的像海綿一樣吸取了不少經驗, 而「竹鶴筆記」上就密密麻麻的寫滿了諸如設備情況、操作注意事項等等心得體會。而在實習的同時,竹鶴政孝也漸漸的悟出了一個讓他終生受用的道理-

技術並不是釀造威士忌的一切,大自然環境孕育出來的水源、大麥以及陳釀的地點同樣重要, 但更重要的是釀造者一顆敬畏大自然的心。

經Longmorn一役後, 年輕的竹鶴政孝不僅學慬了蒸餾威士忌的技術及哲理, 而且他還學慬了另一個人生大道理:「成功男人背後都需要有一個女人」

除了蘇格蘭威士忌, 竹鶴政孝還愛上了一個蘇格蘭美女, 她的名字叫麗塔(Rita Cowan, 原名:Jessie Roberta Cowan)。Rita的遭遇就像TVB的劇集中的女主角般:她出身自一個美滿家庭, 父親是醫生, 還有一個未婚夫。可惜在一次大戰中, 她的未婚夫戰死, 而且她的父親也因心臟病而突然過身。一時之間, 她失去了愛情及親情支柱, 命途跌到了谷底。Rita 的妹妹Ella當時是在格拉斯哥大學的醫科學生,她在學校中找來了竹鶴政孝到她的家教弟弟柔道。結果在這機緣巧合下,竹鶴政孝這位柔道老師便在Rita的家中結識了她,而他們很快便跌入愛河,竹鶴政孝對Rita十分坦白,他誠懇地告訴Rita他來蘇格蘭的目的及自己的志向-生產日本自己的威士忌。

竹鶴政孝與Rita

Rita 不單是竹鶴政孝孤身一人的身心靈良伴,而且她還幫竹鶴政孝整理他的筆記及教他英語。他們很快便認定了對方為終身伴侶,但當時社會並不接受誇國婚姻,更何況是嫁給一個千里之外的亞洲人。縱然不受世人所認同,但他們都十分愛對方,竹鶴政孝在求婚時甚至願意放棄釀造日本本土威士忌的願望,留在蘇格蘭陪伴著Rita。不過Rita 卻明白竹鶴政孝所背負的理想, 鼓勵他一定要回到日本幹一番事業,並願意跟隨竹鶴政孝到陌生的日本去支持丈夫。他們低調,更正確的說是秘密地了結婚,而他們結婚的賓客就只有Ella一人。最後,竹鶴政孝帶著充滿威士忌製作之法的「竹鶴筆記」及他的太太Rita登上了遠洋船向日本進發,結束了蘇格蘭的留學之旅。

竹鶴政孝與Rita 的結婚證書

又再經過多個月的旅程後,竹鶴政孝與Rita 終於回到日本,不過好境不常,幾年後,竹鶴政孝所倚靠的攝津酒造因經營問題而倒閉,釀造日本本土威士忌的願望又再度落空。灰心的竹鶴政孝只好到學校教授化學,而為了幫補生計Rita 也要到學校教授英語。生活雖然過得苦,但更慘痛的是願望不能實踐,自己學到的東西沒有機會發揮。就在此時,郁悶的竹鶴政孝收到了壽屋的負責人鳥井信治郎的會面邀請, 討論如何釀造日本本土的威士忌……

Go to日本威士忌 Part 1

Go to日本威士忌 Part 3

About Johnny Cheung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