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威士忌 / 日本威士忌 / 余市 / 日本威士忌-Part5
赤札及特角威士忌

日本威士忌-Part5

由於資金不足,所以壽屋不得不涉足其他行業去獲取穩定的資金來源,鳥井信治郎瞄上了與威士忌釀造方法差不多的啤酒作賭注,希望以此帶領壽屋走過難關。用上山崎的名水再加上鳥井信治郎的高宣傳手法,壽屋的啤酒很快地為它帶來了不錯的收入,使得鳥井信治郎及竹鶴政孝的日本威士忌夢繼續得以發展。壽屋一面釀造啤酒,一面蒸餾並陳釀威士忌,期望著改革了的威士忌能夠為市場所接受。

是性格不合,還是未老實

1933年在啤酒及威士忌事業上打拼得如火如荼的壽屋收購了橫濱啤酒廠,鳥井信治郎指派了竹鶴政孝為該廠廠長,但其後卻又在未經竹鶴政孝的同意下將酒廠賣掉。這個奇怪的舉動明顯不過,結果竹鶴政孝隨即在1934年約滿後離開壽屋。橫濱啤酒廠事件說穿了其實只是一個引爆點,原先竹鶴政孝與鳥井信治郎就在應否堅持傳統蘇格蘭口味威士忌上有著重大分歧,啤酒廠買賣一事加深了竹鶴政孝的不滿,最終引發了他的離開。這一年是日本威士忌史的個重要年份,兩人的分道揚鑣不只是揭開了日本威士忌市場二分天下之序幕,而且也可以說是是創新派與傳統派的較勁。

現今的橫濱啤酒廠,隸屬麒麟集團

竹鶴政孝的離開並沒有減低鳥井信治郎對生產出受市場歡迎的日本國產威士忌的追求,在竹鶴政孝離開的4年後,壽屋推出了第四支日本國產威士忌:三得利威士忌12年。

三得利威士忌12年

三得利威士忌12年是壽屋出產的第四支日本國產威士忌,而另一方面,它也是日本第一支國產的調和式威士忌。在意義上,它是第一支以日本人口味作藍本的威士忌,可以說是意義上真正的日本本土威士忌而不是一支在日本生產的蘇格蘭威士忌。第四支,對,沒有看錯,這支威士忌其實已經是第四支出品,因為在此之前壽屋曾於1930年推出過一支名叫赤札的威士忌,但這支威士忌只是白札的低檔版,對市場沒有任何重大影響。而在1932年,壽屋再推出第三支威士忌特角, 但結果也是以失敗告終。

赤札及特角威士忌

赤札及特角威士忌 – 同樣都是以失敗告終

經歷過白扎、赤札及特角的失敗後,鳥井信治郎雖然繼續堅持威士忌的夢想,但歷次的失敗已經把壽屋帶到了破產的邊緣。為了釀製威士忌,歷年來,鳥井信治郎把壽屋皇牌產品赤玉葡萄酒所賺得的利潤全都倒進了威士忌這個無底的深淵內,即使啤酒業務上了軌道,但也不能把形勢一下之扭轉。

為了籌得更多的資金, 鳥井信治郎甚至把壽屋旗下的牙膏分公司也賣掉。除了為資金不停奔走外,鳥井信治郎為了確保這支新的威士忌能夠為市場所接納,他不停的把蒸餾好的原酒及調配好的威士忌送到東京、銀座的酒吧中供店主試飲,以收集他們的意見及口味,並會根據不同的意見去改變原酒的蒸餾方向,使得由山崎所出產的原酒都是市場所喜愛的。最後幾經努力,在白札出產的8年後,1937年,壽屋再度推出了一支全新的威士忌。鳥井信治郎認為這一支新的威士忌需要一個特別搶眼的包裝以吸引市場上的目光及要令消費者覺得這一支威士忌與壽屋之前所出品的是不同的。他用上了四方形的玻璃瓶再配上龜甲雕刻, 配上搶眼黃色的標籤再加上他的簽名, 以營造出一個高級的形象。鳥井信治郎把這支最後的希望命名為三得利威士忌12年」, 一個充滿蘇格蘭威士忌風格的名字。

1937年是中國歷史中重要的一年,同年的7月7日,日本於盧溝橋正式發動全面的侵華戰爭,半年間中國大半壁江山落入了日本軍手中,中國政府被迫遷都重慶,而且還發生了南京大屠殺等的慘案。基於當時日本正處於侵略/戰爭時期,外國威士忌的入口近乎停頓,此舉使得日本國內對威士忌的需求大增,對鳥井信治郎來說,這是一個十分有利條件。外在因數再加上鳥井信治郎的努力,結果這支三得利威士忌12年大受市場所歡迎,而且還被日本海軍納入成軍需品,令產品需求有增無減,這也令壽屋的資金壓力大大降低。有趣的是,當時的市民大眾都不會直呼這支威士忌的名字,他們以瓶的形狀及上面的雕刻起了另一個名字-角瓶。這個平易近人的名字一直原用至今,而角瓶到現在一直都是日本及台灣市場的活躍分子,不過味道上已經與元祖版的有極大的分別。角瓶成功不僅反映出鳥井信治郎對日本威士忌的熱愛, 也暗示了他選擇了”正確”的日本威士忌發展路徑 – 一支可以佐餐,口味平易近人的威士忌。

不同年代的角瓶

不同年代的角瓶, 最左手是元祖版的角瓶, 另外三支是現在市場上見到的不同版本的角瓶

大日本果汁股份有限公司

時間再次回到1934 年,竹鶴政孝與鳥井信治郎因日本威士忌的發展理念不同,所以前者在約滿壽屋後決定分道揚鑣,創立自己理想的威士忌之道。一如創立山崎蒸餾廠一樣,竹鶴政孝帶同他的妻子Rita花了很長的時間去尋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去釀造威士忌。其實他對北海道情有獨終,因為那裡的天氣和緯度都最接近他學師的地方:蘇格蘭,而且北海道擁有豐富的泥煤及煤炭,是釀製傳統蘇格蘭威士忌必不可少的元素。最後他找到了余市鎮,一個連水質也跟蘇格蘭十分相似的小鎮去展開他的日本威士忌之路。同年他創立大日本果汁股份有限公司(日果)並開始建設余市蒸餾廠。

余市蒸餾廠

果汁公司?釀造威士忌的公司好歹也應該是間麥芽汁公司吧,沒錯,竹鶴政孝一開始創立的其實是一家果汁公司,主要是利用當地的特產-蘋果去做果汁去賺取釀製威士忌所需的資金,因為他在壽屋工作時已經明白到釀製威士忌是件極度燒錢的行為, 需要一定的資金去支持。不過竹鶴政孝製造蘋果汁其實是情非首爾的,因為一開始日果並沒有釀造酒精的牌照,所以竹鶴政孝只好先去製造果汁。雖然只是蘋果汁,竹鶴政孝依然全力以赴,一到蘋果收成的季節,他便會到農戶收購蘋果,不管是否爛蘋果。相比起威士忌,製造蘋果汁是件易如反掌的事,很快,日果的蘋果汁便陸續的運到東京開始發售了。

余市出產的蘋果-很想吃吧

竹鶴政孝對他的蘋果汁充滿信心,不竟那是真材實料,以100%果汁製成的飲品。但是繼白扎後,市場又再一次對他投下了反對票,他的蘋果汁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日果的蘋果汁的包裝欠佳,吸引不到消費者,而且余市的位置偏僻,使得運輸成本大增,令到日果蘋果汁售價上有不少限制,這證明了鳥井信治郎當年反對於北海道的設廠的原因。另外,日果雖然使用了100% 的果汁,不過這使得飲品變得混濁,令買家卻步。同時它的競爭對手大多只是用60%以下的蘋果汁去做飲料,相對地成本較低,有些對手甚至用上了日果滯銷的果汁去製造自己的蘋果汁,這可見得日果出產的蘋果汁質素之高及竹鶴政孝對市場及宣傳真的是一曉不通。

大日本果汁有限公司出產的蘋果汁

幾經辛苦,日果終於弄到了釀造酒精的牌照,而且蘋果汁的生意經過數次痛苦的改革後也開始上軌道,日果也開始重新向釀酒業進軍。竹鶴政孝不僅開始蒸餾威士忌原酒,而且還順道釀製蘋果白蘭地以開闢新的資金來源。最後幾經辛苦,日果最終於二次大戰爆發的前夕推出第一支威士忌 -Nikka whisky, 那是1940年, 是白札出生後的11年。與角瓶的命運相似,由於戰爭的關係,國外的威士忌供應近付停頓,這支威士忌也被納入了日本海軍的軍需品中,使得需求暫時不成一個問題。

日果第一支出品的威士忌

 Go to 日本威士忌 Part 4

 Go to 日本威士忌 Part 6

About Johnny Cheu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