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威士忌 / 日本威士忌-Part6
大戰結束後的日本
大戰結束後的日本

日本威士忌-Part6

二次大戰對世界各國做成極大的影響,它對日本本土的影響甚大,但並沒有殲滅性的打擊或影響。不過對日本威士忌來說,二次大戰對它的影響可以說是不太大。主要的原因不論壽屋或日果生產的威士忌全都被日本海軍列作軍需品,這政策不僅使得需求上沒有後顧之憂,也使得即使在戰時糧食短缺也不愁沒有原料去蒸餾原酒,這是因為軍方會盡力確保軍需品的原料供應。讀者可能會覺得奇怪, 為何只有日本海軍對威士忌情有獨鍾而其他軍種好像不聞不問呢? 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但有不少人認為這與日本海軍的DNA有關。這個答案需要追溯到明治維新時期,日本的軍隊開始進行現代化及西方化的改革,經過出國考察後他們決定陸軍學師德國而海軍則學師英國。基於學師是英國的關係, 順帶連飲用威士忌的文化也帶到了海軍之中並植根起來。來到二次大戰時,已經有不少高級海軍軍官都愛上了這種琥珀色的液體了,所以有需要把它列為軍需品,以確保其供應去維持軍隊中的士氣。

大戰結束後的日本

大戰結束後的日本

二次大戰之後

大戰結束後的日本百廢待興,戰後重建成了首要任務。這並不是一個可以優閒地去享受威士忌的時候,而這段時期正正就是日本威士忌的真正挑戰。對於一般的市民大眾來說,廉價,具質素的酒精是他們對應戰後艱苦的生活的避難所,有見及此,日本政府對出了一款應對當時社會需要的一款威士忌政策:三級威士忌。三級威士忌嚴格來說不算是威士忌,它只有5%(甚至以下…) 的內容是威士忌,而餘下的可以是色素、食用酒精、水,包羅萬有,只要是不會死人及交了稅的就已經可以以三級威士忌的名字發售。這種威士忌成本不高,所以能夠以低廉的價錢發售,以回應一般市民大眾所需。

可能是現今版的三級威士忌,喝了應該要到天堂上班去了

Torys Whisky

1937年推出的角瓶絕對稱得上是壽屋的翻身之作,這不僅使得壽屋脫離破產的旋渦之中,而且還令日本人愛上了國產的威士忌,並成為了他們餐桌上的partner。這實現了鳥井信治郎對日本威士忌的信念,認為能夠放上餐卓上享用的才是真正的日本威士忌。他見機不可失, 便決定推出另一款威士忌Suntory OLD whisky。當時正是1940年,日本也開始推出「大東亞共榮圈」的構想,而抗日戰爭進入了相持階段,日本速降中國的戰略失敗。這都不是利好一支新威士忌推出上市的因數,所以鳥井信治郎只好取消Suntory OLD whisky上市的計劃。而一年後的十二月,即1941年,日本攻擊珍珠港,美國正式參戰,而太平洋戰爭也正式展開。

珍珠港事件

太平洋戰爭一開始日本便佔了上風,東南亞不少地方,例如: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地轉眼便落入日本手中,而香港也於同年的聖誕節(7月1日)正式淪陷,展開了三年零8個月的艱苦時期。不過於經中途島戰爭後,日本損失了主力的艦隊,整個戰局被扭轉過來。太平洋戰爭的末期基本上是由美軍作主導,他們利用太平洋上不同的空軍基地主要對日本的工業重地進行了大規模的轟炸,藉以希望打擊日本軍的回復能力。位於繁榮的大阪旁邊的山崎便首當其衝,雖然蒸餾廠本身沒有受到嚴重的破壞並可以繼續蒸餾,但戰爭的失勢已影響到原料的供應,而蒸餾的工作也不時受到轟炸的影響。隨住戰況變得更差,山崎蒸餾廠的員工只好把一桶桶的原酒送到了地下倉庫以避開空襲所帶來的威脅。這些原酒在地下避開了空襲並繼續陳釀熟成,結果它們成為了戰後日本威士忌的重要一員。

被轟炸後的大阪

戰爭結束後不久,壽屋便推出Torys 威士忌,據說是它一枝三級威士忌,Torys 這個字是來自鳥井信治郎的姓氏的羅馬併音。Torys 的推出不只是作為酒精飲品,而且它也為戰敗了的日本人帶來了身份的認同及希望:「既然威士忌也能生產出來,其他行業也可以復興起來」。作為一支三級威士忌(好似係),與市面上的其他三級威士忌一樣,Torys 的價錢十分便宜,但它並不是一支劣質的威士忌。它是用上了不少戰時收藏在地下成功避開轟炸的威士忌原酒作基底,所以壽屋能夠於戰後一下子便造出以當時來說質素不錯的Torys whisky。著重宣傳的鳥井信治郎這一次為了Torys創造了一句經典的宣傳口號:「便宜,但美味」。這句口號簡單易明,吸引了不少日本人,不論是已經接觸過或是第一次接觸威士忌的,都會去嘗試一下這一支威士忌。Torys成功地打進了戰後日本的市場,這不僅是消售上令人鼓舞的數字,而是日本的士忌真正成功的打進了日本人的心中,變成了生活的一部份,這為了日後日本威士忌的發展打穩了基礎。

初代Torys Whisky的樣子 (好似係)

日本酒吧文化與Uncle Torys

1950年壽屋再推出因二戰而被擱置上市的Suntory Old Whisky, 而市場的反應也是相當正面,但鳥井信治郎並不滿足於此,他認為日本威士忌可以去得更高更遠。經歷了二次大戰的重建後,50年代日本經濟急速起飛,而民眾對生活質素的要求也漸漸提高,只不過他們的收入卻大幅制後於經濟。鳥井信治郎認為若果能給予一個機會讓他們接觸何為威士忌(尤其是壽屋自家出品的),整個市場將會有極大的變化。

Suntory Old Whisky的樣子(不知明版本)

為了讓更多的民眾可以接觸到自己出產的威士忌,鳥井信治郎的團隊想出了一個十分大膽的想法-開始自己的酒吧,讓產品直接面對民眾。經一番籌備後,壽屋於1955 年在東京開設了第一間酒吧-Torys 酒吧。這當然也可以說是商業發展策略:向前整合(forward vertical integration)的一個例子,只是鳥井信治郎成立Torys 酒吧的目的不僅於此,他想要的是一個平台去吸引人們可以開放地,以相宜的價錢去品嚐自家出品的威士忌。Torys 酒吧的特色在於它把威士忌全都放在酒架上,客人可以看到酒瓶的樣子,而客人點了酒後便由酒架上把酒拿下來再倒到杯中,過程清楚利落。這是一個全新的概念,在Torys 酒吧面世之前,日本的酒吧通常都把酒放在櫃中,客人根本不太知道倒出來的酒是不是他們所選的,而且價錢並不親民,所以去酒吧的通常也是具有一定消費力的一群。

Torys酒吧的樣子

 

次一版的Torys, 已經升級為二級威士忌

壽屋成功透過Torys酒吧推廣自己的產品,而且還一改日本酒吧的文化,使其變得更親民。不僅如此,壽屋還於Torys酒吧推廣當時日本僅有的新威士忌飲法:水割及highball。這兩種飲法簡單來講都是加大量的水到威士忌中,這兩種飲法使得威士忌本身的味道變得更淡、更柔和、更清爽,尤其是highball,使得威士忌變成了炎夏的消暑良品,還打開了一向不太喜歡威士忌味道的女性市場。

Highball Whisky, 炎夏的消暑良品

 

Highball的造法,簡單的講法就是加大量的冰及水到whisky去

眼見Torys 酒吧的成功,壽屋再下一城,推出<洋酒天國>雜誌介紹洋酒,以吸引年青人對洋酒(主要是威士忌) 的興趣。到了1958 年壽屋推出一個家傳戶曉的宣傳活動:Uncle Torys。Uncle Torys 是一個卡通人物,熱愛喝威士忌(當然是壽屋出產的) ,時至今日Uncle Torys依舊活躍於Torys whisky 的宣傳上。

初代的Uncle Torys, 由柳原良平所創。柳原良平是個畫家,他在壽屋工作時參與了不少宣傳工作,Uncle Torys 是他在壽屋的經典之作。不過他最愛的不是威士忌,卻是遠洋貨船。

Uncle Torys每當喝過威士忌後便會紅都面晒,正正與日本人的酒後反應十分相似,帶給了他們一個身份的認同,獲得不少日本人的同理心,再加上日本戰後的經濟迅速增長,對洋貨的需求有增無減,使得威士忌的需求更加一時無兩,壽屋更於1960年推出「飲Torys,去夏威夷」的宣傳攻勢,使得日本威士忌再一步得以推廣,成功的打進了日本民眾的生活當中。到了1963 年壽屋正式改名為三得利 (Suntory),並於1973年成立白州蒸餾廠,展開日本威士忌歷史的另一頁新旅程。

「飲Torys,去夏威夷」的宣傳攻勢

 

白州蒸餾廠,被喻為森林的蒸餾廠

Go to 日本威士忌 Part 5

Go to 日本威士忌 Part 7

About Johnny Cheung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