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威士忌 / 日本威士忌 / 余市 / 日本威士忌-Part7
竹鶴政孝and whisky

日本威士忌-Part7

時間回到二戰後的日本,在三級威士忌橫掃市場之時,位於北海道,隸屬大日本果汁股份有限公司的余市蒸餾廠依舊用上最傳統的釀造方法生產著質素優良的一級威士忌。相對於三級威士忌只有5%以下的成份是威士忌,一級威士忌可說是差不多整支酒也是威士忌,當然成本也就是更高。面對市場上廉價的三級威士忌,帶領著余市蒸餾廠的竹鶴政孝認為不可以為了市場而妥協,生產出可以根本不含威士忌的三級威士忌。當時的三級威士忌每瓶只賣300日元,而“Nikka威士忌”依然固守著上乘的品質和每瓶1350日元的價格。

時不與我?

竹鶴政孝抱住「有麝自然香」的簡單一個道理:具質素的威士忌,即使售價再高也會不乏知音人。他認為威士忌是一種由人類與大自然共同製造出來的珍品,是一種恩賜,不應只是為了市場而作假(真的希望現在的蒸餾廠也抱住這一個心態去釀造威士忌)。竹鶴政孝私下亦抱怨過三級威士忌這個政策,認為這只是一個騙人的東西。他完全展現出日本傳統職人性格:質素是神聖而不可妥協的。不過市場很明確的給了他一個否定的回應,直接的說,他的方向錯了。竹鶴政孝根本不諳市場,他「什麼竟不看透」戰後的日本市場根本沒有能力也沒有閒暇去消費高質素的威士忌,沒有了軍需品這一道護身符,高質素的威士忌基本上在大眾市場上沒有生存的空間。

面對銷量下滑,大日本果汁公司的經營情況愈來愈差,已經到了要靠借貸渡日的日子,但竹鶴政孝還沒有放棄,他依舊出產最優質的威士忌,相信最終會有一天市場會明白他的用心良苦。他認為若是為了短暫利益而放棄品質就如飲鳩止渴,一如現在日本經濟上的困局一樣。竹鶴政孝不斷拜訪銀行尋求借貸,以他對威士忌的信念努力地說服銀行。雖然銀行批出了貸款,但條件都是嚴苛的,並要求交出挽救公司的方案,不過他還是可以接受。另一方面,他亦拜訪了稅務局,希望得到政府的支持及協助。他嘗試說服官員他的威士忌理念及對三級威士忌的意見,只可惜通通都落了空。官員們很直接的對竹鶴政孝說明現在的市場根本就是三級威士忌的世界,這是他必須接受的事實,而最令竹鶴政孝心痛的說話是有些沒有能力生產威士忌原酒的公司竟然也因三級威士忌之便在市場上站穩了住腳,而自己生產的高質威士忌卻依舊在市場上苦苦爭扎。

心灰意冷的竹鶴政孝還是不願放棄他所堅持的品質,除了改變生產方針,他已經沒有其他辦法去挽救公司,但他還不願放棄。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眼見情勢愈來愈差,有一天竹鶴政孝召集了全體員工,淚流滿面地說出:開始生產三級威士忌,但品質依然是不可放棄!這是一個重要的決定,雖說這是有違竹鶴政孝的最核心的原則,但若是苦苦堅持下去,他的公司一定會倒下來,到時就是連蒸餾的機會也沒有,這就如佛教中常說的方便門一樣,也可以說是權宜之計。

Nikka Hi Whisky

自此之後大日本果汁公司的經營狀況慢慢的改善,當然當中也有不少的艱辛,而有幸地竹鶴政孝的員工用命及有他的妻子在背後默默支持,市場慢慢的開始接受來自由北海道,用心製造的三級威士忌。而到了1952年大日本果汁有限公司正式改名為Nikka。搭上了戰後日本經濟高速增長的快車,Nikka的威士忌也開始更受到更多的重視,而且也開始推出二級及其他級數的威士忌。到了1969年,眼見日本威士忌市場日漸成長,Nikka在仙台開設了宮城峽蒸餾廠,而到此日本威士忌的兩大巨頭已經完全掘起,開展另一個階段。

宮城峽蒸餾廠

南慕容、北喬峰

1979年,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逝世,但其實此時日本威士忌才是真正成長。經歷過二次大戰後的發展,三得利與Nikka都各自發展成日本威士忌的兩大巨頭。這兩大集團旗下的蒸餾廠位置又剛好分佈於日本的南北方,再加上它們的口味不同,情況就有如天龍八道中的南慕容、北喬峰般。

日本主要的威士忌蒸餾廠位置

位於北方的Nikka(特別是余市) 出產的威士忌味道強烈,以蘇格蘭的傳統方法釀造,擁有煙燻,泥煤再加上炭火的力量,帶給人不少男子氣魄的感覺,就如喬峰般;而三得利出產的威士忌,味道柔和,充滿花果的味道,有如慕容復一開始帶給人們風度翩翩的感覺。不過日本威士忌與其他日本的產品都是一樣,大部份的都是供內銷,只有少部份會流出到世界其他地方出售,所以一直到竹鶴政孝死時,日本威士忌在世界還不是一個主要的產地。

到了8,90年代,隨著日本經濟的發展到達頂峰,兩大集團也開始向外收購其他(尤其是蘇格蘭)的威士忌同業,以加強競爭力。其中以三得利的收購最為有趣,它於1994年收購了以泥煤及煙燻風格而揚名的Bowmore蒸餾廠。尤記得當初三得利的前身壽屋就是因為釀造了這一風格威士忌而以失敗告終,這更成為了竹鶴政孝與鳥井信治郎分道揚鑣的關鍵因由。當初的票房毒藥如今卻變成了心頭好,真是可以說句天意弄人呢。而由此收購可見,經多年的發展後,日本人的口味也開始有所轉變,泥煤煙燻的風格變成了可以接受的味道。而差不多同一時期,單一麥芽威士忌(Single Malt Whisky)開始在世界興起,三得利及Nikka也漸漸的開始生產出自家的Single Malt Whisky。

位於Islay的Bowmore蒸餾廠,以泥煤及煙燻風格而揚名

在2001年,911事件震撼了全世界。而在威士忌世界中,同樣發生了一件震撼的事,一支名不經傳的威士忌-余市10年Single Cask擊敗了不少名廠出品的威士忌,在英國Whisky Magazine比評中獲得了第一名。自此之後,威士忌世界的目光開始注意到日本這個只有80多年釀造威士忌歷史的國家,而日本威士忌亦踏上了世界威士忌的舞台,每年威士忌大獎的焦點總會離不開它,總會見到它的身影。從鳥井信自郎及竹鶴政孝開始生產日本威士忌,經過80多年的努力,日本威士忌終於攀到了世界威士忌的高度,完成了鳥井信自郎及竹鶴政孝的心願,靠的除了是傳統的理念,還有就是不斷創新的精神,更重要的是不作假以及在逆境中的堅持。

2001 WM Best of the Best 綜合第一名 Nikka Single Cask余市10年
綜合第二名 三得利 響21年
2007 WWA世界最佳調和威士忌 三得利 響30年
WWA世界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 Nikka 竹鶴21年
2008 WWA世界最佳調和威士忌 三得利 響30年
WWA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 Nikka Single Malt余市1987
2009 WWA世界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 Nikka 竹鶴21年
2010 WWA世界最佳調和威士忌 三得利 響30年
WWA世界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 Nikka 竹鶴21年
2011 WWA世界最佳調和威士忌 三得利 響21年
WWA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 三得利 山崎1984
WWA世界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 Nikka 竹鶴21年
2012 WWA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 三得利 山崎25年
WWA世界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 Nikka 竹鶴17年
2013 WWA世界最佳調和威士忌 三得利 響21年
WWA世界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 MARS Maltage3+25 28年
2014 WWA世界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 Nikka 竹鶴17年
2015 WWA世界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 Nikka 竹鶴17年

日本威士忌獲獎列表

Go to 日本威士忌 Part 6

Go to 日本威士忌特色

About Johnny Cheung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