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uthor Archives: Eric Ho

Author Archives: Eric Ho

[品飲筆記] Glenmorangie Allta

Glenmorangie Private Edition已經踏入第10個年頭,在Dr.Bill帶領之下一直呈現品牌的創新精神,而他認為酵母對威士忌味道的影響一直被忽視,所以今次絕對是一個十分值得探索的領域… 酵母當然是威士忌中的關鍵材料,但其對味道的影響往往為人所忽視,重點經常放在其他釀造威士忌的因素上。而Dr.Bill偏偏是擁有微生物生理學以及發酵科學的知識背景,所以他更加下定決心要彰顯酵母的影響力,當Dr.Bill在酒廠附近的大麥田散步時,靈機一觸,採集了數株Cadboll大麥回實驗室分析,發現了一種之前從未被識別的野生釀酒酵母(Saccharomyces diaemath),他隨即安排培植,希望了解這種野生酵母對Glenmorangie威士忌所帶來的效果。當酵母所寄生的大麥成熟時,他把兩者結合釀造威士忌,發現這種酵母為Glenmorangie威士忌帶來陣陣果香。 若干年後,這款在蘇格蘭酒廠之中第一次以自家大麥田的野生酵母釀製而成的威士忌就正式面世,並命名為Allta 「野性」。這款並無標示年份的作品主要以1st Fill及Refill波本酒桶陳年,今次最特別之處是酒精度由以往Private Edition的指定酒精度46%上調至51.2%,令我們非常期待它會比以往Private Edition更為充滿力量。 聞香:感覺到圓潤而清新,一開始已感受到強烈的烘焙麵包味道,少量香草,未完全成熟的青色水果,典型Glenmorangie波本桶的甜麥芽、雲呢拿及蜂蜜,之後主調出現了,是濃烈的Butterscotch奶油餅乾!給它一些時間以及加一點水,橙皮、繼續烘焙麵包 口感:入口感受到年輕的活力,但貴為蘇格蘭知名的「長頸鹿」特長蒸餾器出品,入口依然比較油潤柔和,甜麥芽在口腔徘徊,多了一點香料、雲呢拿、焦糖、香橙糖漿,酵母主導的烘焙麵包仍然存在,薑汁、薄荷以及甜椒味。 結尾:高酒精度在這裏發揮效果,結尾明顯比以往大多Private Edition都來得有力量及悠長,焗杏仁、香料、薄荷、略帶甘苦的柑橘,更感覺到一點泥土氣息。 自家酵母及麥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這款Allta不論酒液、木桶以及熟成時間控制,這個鐵三角Dr.Bill拿捏了一個非常好的平衡。對上一次在Glenmorangie Private Edition感受到這種感動,是在我心目中超越90分的Ealanta,今日由Allta傳承。 評分:90/100分

Read More »

「品飲筆記」Lagavulin “Casks of Distinction” 23 years old By Vincent Leung – Bar Ginger & Rex Tong – Whisky Lovers

Lagavulin “Casks of Distinction” 23 years old By Vincent Leung – Bar Ginger & Rex Tong – Whisky Lovers HK  Distilled in 1995  “Select Cask” European Oak #9001 (396 bottles) Natural Cask Strength :48.7% 「品飲筆記」這個專欄良久沒有跟大家見面,但遇上Lagavulin官方單桶,而且更是第一瓶在香港公開發佈的Cask of Distinction,就一定要認真記錄一下。 Cask of Distinction ...

Read More »

獨步天下的「破新立舊」- Benromach Distillery

撰文: Freeman Ho 話說小弟剛剛趁著長假期到訪了蘇格蘭十天,除了每天不停喝酒外,當然少不了要逛酒廠。十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共走訪了Islay, Speyside, Highland 及Lowland 4個地區總共13間酒廠的不同tasting 及tour,行程尚算相當緊密。當然,去得多自然有所比較,各家酒廠願意透露的資訊各有不同,「大方」程度各有不同,導遊的質素亦各有參差。總結這次旅程,確實認為有幾所酒廠的經歷是特別值得與大家分享,其中一所令我特別驚喜的,就是位於Findhorn, Speyside 的小酒廠– Benromach Distillery。 歷史 先說少少Benromach的歷史,雖然B​​enromach是所「新酒廠」,但卻是成立於1898年,它在往後的80多年間先後經歷了4次的閉廠,1次的重建,但還是逃不過80年代蘇格蘭威士忌廠的倒閉朝,由上手擁有者DCL (Diageo前身)將其連同旗下數間威士忌廠一起關閉,並且徹底移除當中所有器材及設備,只餘下倉庫及存貨。直至1992年,著名家族裝瓶商Gordon & Macphail把其品牌連同所有存貨買下,銳意重新打造出他們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傳統」Speyside威士忌,因此現在的Benromach亦算是少數由單一家族營運的酒廠之一。由於所有原先設備已經不復存在,新的廠房設計完全是根據G&M心目中的理想形態去重新打造,現在的Benromach亦算得上近乎全新的酒廠,和1983年以前的Benromach已經沾不上任何關係了。   導賞 說回這次的Tour,我和朋友參興的歷時2小時左右的Heritage Tour, 行程包括酒廠完整的導賞以及5款Benromach 酒款的Tasting。由於過程全程不準拍照,不少廠內圖片均參考網上圖片。 導賞一開始的時候會播放一段數分鐘的短片(其實於其網站上也可以看到),內容主要強調Benromach 是一所比傳統酒廠更強調傳統造法的新酒廠,堅持做出帶有淡淡泥媒煙燻味的果香,這種他們認為已經失傳已久的傳統Speyside 風格威士忌。片中多次強調酒廠如何使用「破新立舊」手法去回歸傳統,把失傳的味道重新帶回來。 負責帶領的們的Tour Guide 是一名60多歲的老翁,他本身自己也是一名whisky geek,曾經在Cardhu,Cragganmore,Macallan 等數間不同的酒廠工作,經驗豐富彷如一本活字典,使得這個tour成為這次旅程的亮點。 磨麥 一般酒廠導賞流程都是由Malting > Mashing > Fermentation > Distillation ...

Read More »

[新酒速遞]Whiskypeer第一瓶單桶 Highland Park 12年

我隆重宣佈Whiskypeer終於推出了第一支包桶 – Highland Park 12年單桶! 12年,也許大部份威士忌才剛剛開始綻放它的魅力,但同時間亦可以保持較多酒廠風格。而這瓶2005年蒸餾的Whiskypeer裝瓶就以小型Octave尺寸雪莉橡木桶過桶,以增加層次與風味。 酒廠方面,Highland Park一向帶有石楠花香、淡煙燻甜味,這瓶獨立裝瓶因為完全擁有了這些元素,所以當初品飲樣本的時候,很快就被它吸引着。聞香具備蜂蜜、拖肥、石楠花香、香料、礦物、焦糖,入口更釋放淡淡島區泥煤、果仁、橙皮,有力量而不失複雜性,結尾中等偏長,口腔充斥淡煙燻、橡木和焦糖甜品,非常平易近人。 而酒標設計,作為Whiskypeer第一瓶包桶,也直接採用了我第一次拜訪蘇格蘭時在郊區攝影的風景照,對我別具意義。 這瓶單桶以原桶強度裝瓶,天然顏色及非冷凝過濾,總瓶數為75支。 最後很榮幸獲得香港Bar Ginger及東京The Mash Tun的支持,這兩間酒吧亦會有單杯提供。 資料簡介:Highland Park 2005年蒸餾 酒齡12年  Octave Sherry Cask Finish  酒精度 : 54.3%  總瓶數:75瓶將於日內在Facebook專頁內公布售賣方式 感謝東京The Mash Tun鈴木徹先生的支持 感謝Bar Ginger Tony及Vincent的支持

Read More »

[新酒速遞]趙波堯再推出官方高年份包桶 – Talisker 26年

中國威士忌品飲家趙波堯先生去年以私人名義包下一桶1992年的Lagavulin原廠單桶(#5745),雪莉風格加上高年份,引起全球威士忌飲家注目。(當時報道:https://goo.gl/m6pdLd) 當時筆者已在文中提及他其他包桶將會陸續有來。而剛剛也公布了第二桶Cask of Distinction的資料,果然是他最喜愛的Talisker。  

Read More »

全新威士忌蒸餾廠Ardnamurchan, 先推出了「熟成烈酒」2016 AD

位於高地區的Ardnamurchan蒸餾廠是著名裝瓶公司Adelphi旗下,與島區的Tobermory蒸餾廠遙遙相望。2014年開始生產威士忌,今次首批作品是只有一年陳年的「熟成烈酒」2016 AD,因為太年輕所以未能稱作Whisky。但是2500瓶已經全數售清, 訂單方面更高達7500支…… 它這一年是陳年於很細小的美國雪莉Octaves橡木桶,一種大約只有幾十公升的細木桶,無泥煤和有泥煤的調和比例大約一半,然後移至西班牙PX雪莉橡木桶作2個月短暫融合。 Adelphi 及 Ardnamurchan總監Alex Bruce有信心的說:「這瓶2016 AD,擁有令人印象深刻的聞香與味道,以及相比起他的歲數呈現了吸引的深顏色。」

Read More »

GlenDronach 宣佈推出國際版單桶第14版

每一次都是秒殺收場的GlenDronach的國際版單桶,剛宣佈推出第14版,今次多達12款單桶,年份由1985-2004,大家會發現四十多年的單桶已不復見, 但1985也進入了30年的階段,而1989,1991也是近年較少推出單桶的蒸餾年份。 以下附上12支單桶的資料: GlenDronach 30 Year Old – 1985 / Single Cask 1037 / Batch 14 Cask Type: Pedro Ximénez Sherry Puncheon ABV: 52.3% Bottles Filled: 507 GlenDronach 26 Year Old – 1989 / Single Cask 2662 / Batch 14 Cask ...

Read More »

Lagavulin 官方私人桶第一人 – 趙波堯

今年是Lagavulin 200週年,除了官方一些慶祝酒款如25年陳釀,也在早前橫空出世了一款我們所知不多的私人包桶,只知道是23年的Bodega Sherry European Oak Cask單桶,寫上名字:Boyao Zhao,只有420支。也是Lagavulin第一桶私人包桶。我便聯絡了他做了一個訪問,好讓大家了解更多背後的故事。 可否介紹一下你自己? 我是趙波堯,本職工作是做化工相關的事,大陸威士忌圈裡的朋友們都叫我Talisker,因為當年正是一支Talisker 18年讓我真正愛上了單一麥芽威士忌,加上我也很喜歡Talisker酒廠,所以我後來就用這暱稱了,我大概從2007年開始喝單一麥芽威士忌,算下來也差不多10年了。 為何選擇Lagavulin? 第一Lagavulin酒廠算是我最鍾愛的酒廠之一,也可算作是單一麥芽威士忌世界里水平最“穩定”的一位,對我而言幾乎沒有差評的酒款,也不會單純為了迎合市場去出一些不太“友好”的東西,可以說酒廠態度是很嚴謹的,這我很欣賞。第二Lagavulin是老饕們的最愛,在歐洲我有蠻多資深的威士忌愛家朋友,我們經常交流,包括分享威士忌,我們懂Lagavulin,了解和喜歡它,所以我覺得我有必要呈現一種態度,挑一桶優秀的Lagavulin出來分享。第三,我想用挑選這個桶來改變中國單一麥芽威士忌愛好者們在主流單一麥芽威士忌圈裡的形象和地位,長期以來很多老外就覺得中國大陸,以及香港,對待單一麥芽威士忌像是跟風,好像“人傻錢多”一樣,但玩來玩去又只是那“幾個牌子”而已。我其實覺得事實不是這樣的,我身邊也有很多喝單一麥芽威士忌很厲害的朋友,他們只是比較少和國外溝通,他們跟我一樣在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海洋裡遨遊,我想那我先來做一個先鋒,讓更多主流單一麥芽威士忌圈的朋友們能聽到我們中國愛好者的聲音,所以我覺得Lagavulin這麼個200年”頭一回”的單桶定制榮譽也不光是屬於我個人的,同樣屬於中國所有愛好單一麥芽威士忌朋友們,這也是我當初決定要做包桶這麼一件事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為Lagavulin 第一支最高年份的私人包桶OB,選擇和廠商談論的過程有困難的地方嗎 ? 其實我並沒有太多去宣傳我這個單桶,但還是有些媒體開始介紹這個單桶的一些相關內容,包括所謂背後的”故事”,事實上很多東西沒有他們說得那麼簡單,包桶背後真是非常曲折艱辛,好比我看一些媒體在講,這個Lagavulin的單桶如何不菲,似乎看起來是花錢就可以辦到。誠然,你捨得花錢就有了買一個桶的機會,但你能達成最終的結果嗎?有些東西其實並不是花錢這麼簡單就能辦到,我之所以說這個Lagavulin單桶是獨一無二的,因為懂的人一看他的包裝就會明白。其實因為這個單桶存在一些保密原則和協議,所以過多的事情我沒辦法透露,但可以說整整一年多,我都在為包桶這個事情奔波,繼續參與到這個單桶定制的每一個細節,這當然不是印一個名字那麼簡單,在這裡也非常感謝品牌方面幫我達成我的夙願。 你本人口味如何,是否最喜歡Lagavulin? 我一開始喝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時候還頗有些特定的偏愛,但喝到現在反而感覺自己的喜好很寬泛了,也很包容。 Lagavulin,Talisker和Brora是我最鍾愛的三個酒廠,但像Glendronach的一些1972年官方單桶,這類雪莉風格我也非常喜歡,所以我更多是看菜吃飯,我評價特定的酒款,但並不在意他是出自哪裡,比方說Tormore這樣的小廠,他就有些很高素質的老IB。其實單一麥芽發展到今天,所謂產地的特殊與區別性正在逐步減弱,大同化的世界裡,嚴格說只要酒廠願意,時間,環境也允許,他們可以做很多事情,你看斯佩塞也有蠻多泥炭風味的酒推出,這些和你在書上看到的並不相同,有時候酒廠說自己產品具備如何如何的特性,那更多是一種定位和大方向。所以有時候我更願意按照酒的“年代”來劃分,有些身處特殊環境和年代的老酒,他的風味就真的很難再複制,而且你發現在特定的年代和環境下,有些酒廠的風格體現是頗為有趣的,尤其和今天相比。如果現在非要讓我選一個最中意的口味產區,我覺得還是一些整體性非常好的雪莉風格,包括泥炭配上雪莉風味的呈現;Lagavulin 21年2007版我就非常喜歡,另外黑Bowmore第一版感覺也超棒,此外我經常說像降龍十八掌一般,如Brora 22年Rare Malt系列58.7度的那支酒,渾厚的泥炭與宛如置身農家這種具備突出調和特質的風格也會讓我感到相當過癮。總之單一麥芽威士忌的世界,一定要多嘗試多喝,這才是王道。 會否再包下一桶?如果會,可否透露一下? 當然會,而且已經定下了,也是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酒廠,我最喜歡的三個酒廠其中一個,大家可以猜猜看。(冇理由又係Lagavulin…至於Brora已停產多年, 單桶真的不容易…看來呼之欲出了…)  

Read More »

四國威士忌寶庫 – Bar Shamrock

走到日本四國高松市,Shamrock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威士忌酒吧,甫推開門,酒保身後的架上已放滿密麻麻的威士忌。連同牆邊,桌上,大約數數已有1000款,地區主要為蘇格蘭,也有一些舊裝瓶的酒。 當然也不乏日本蒸餾廠的作品,好像這瓶山崎水楢1986 20年Owner’s Cask,已是可遇不可求。 店主「前川英俊」英文非常流利,大家可以盡情和他交談,而身為Glenlivet品牌大使的他,也表示非常喜歡海洋風格的Talisker 及Old Pulteney。 如果有機會到高松,一定要去拜訪Mr.Handsome。他會從倉庫內拿些珍品和你分享! 重要的是,價錢很便宜!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