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知識/遊記 (page 3)

知識/遊記

余市參觀誌

竹鶴政孝作為第一個在蘇格蘭學習正宗威士忌蒸餾技術的日本人。他曾不斷地尋找與蘇格蘭相似的氣候與濕潤環境,1934年終於在北海道余市建立了屬於他的蒸餾廠。 距離北海道大城市札幌只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更有鐵路JR直達余市駅,實在非常方便。 下車後不消5分鐘,就到達余市蒸餾所。有著古式歐陸風格的外觀,這裡已經被國家定為有形文化財產。 堅守傳統風格的竹鶴政孝, 仍大量使用泥煤去烘乾發酵中的麥芽(圖中手拎泥煤不是我, 是當日與我一起參觀的”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專頁的負責人Tony Leung. 靚仔, 不解釋) 一開始參觀糖化,發酵的部份幾乎已是參觀威士忌廠的指定動作 每年春秋兩季正是余市進行蒸溜的季節,我們正好恭逢盛事。 在這裡,我們更能一睹世上極少數仍以炭火直接加熱蒸餾的工藝。炭火直熱的蒸餾方式能增加威士忌特殊的風味。更珍貴的是全球威士忌工廠也只剩下余市一間採用炭火直熱蒸餾法。就連余市的姊妹場,位在仙台的宮城峽蒸溜所用的也就是比較普遍的「蒸氣間接加熱」。兩所蒸餾方式不同,威士忌的風味也大為迥異。 屢獲國際殊榮的余市威士忌,全都出至這兩對蒸餾器。 接著走到旁邊的,就是介紹制作陳年橡木桶的房間 當然有基本的介紹如波本桶(bourbon), 豬頭桶(hogshead),也可看到日本獨有的水楢(mizunara)原木。 正常來說,參觀酒廠到了講解木桶部分,已差不多達中後段,不過這裡由於也是竹鶴先生與他妻子Rita居住的地方,所以酒廠也特別保留了他當年的宅邸供遊人參觀,從房間的佈置及擺設,可以看出他深受西方文化影響,並未有太多傳統日本風格。 而遊走於酒廠裡,也不時看到酒廠的特色建設與一些日本人家庭帶著小朋友在此遊玩。 再走一會, 便是威士忌陳年的地方,目前蒸溜廠開放可供參觀的是一號儲藏庫。倉庫內沒有特別控制溫度,而是與北海道的大自然結合,徜徉在余市氣候中進行陳年。這裡也是日本現在緯度最高的蒸溜廠,較冷的平均氣溫連陳年的氣候溫度也一如蘇格蘭。 接著是應該是大家期待已久品飲的環節了,但在此之前,同一楝樓房內,有著一個小型的威士忌博物館,這裡簡單介紹了威士忌歷史及製作上的知識    也有一些Nikka集團的珍品展示值得大家參觀一下。      走到隔鄰,酒吧般的裝潢,就是可以在此隨意點飲酒廠限定原酒 價格非常親民由200円起,由於筆者是在2013年到訪余市的,所以仍可以一試上一代5至25年單桶原酒 根據不同批次,售賣的每個年份也使用不同種類木桶陳年,今次的25年原酒較有驚喜,使用了活性桶,意即已使用過幾次,再重新組裝及再度把桶內燒烤。由於這些舊木桶對酒體影響較弱,所以適合作長時間陳年。也令到這款酒保留著余市本身特有的炭火及泥煤風味。一場來到,我也試了一些特別款如余市12年構成原酒及口感如絲綢般柔滑的竹鶴25年!   試過酒之後,就可以到對面專賣店,繼續搜購各款出面買不到的酒廠限定原酒。 不過由2014年尾開始,酒廠已經將原酒系列改爲1980, 1990 和 2000年代三款。我也期待試飲這3款新款原酒。 最後看到這個大型的舊蒸餾器也結束酒廠參觀之旅,記得影相留念呀!

Read More »

日本天價威士忌炒風之源-迷一般的輕井澤

你聽過梵高吧?值幾多百… 這句歌詞是節錄自王苑之的<畫意>,這首歌表面上講述了梵高的生平故事,在他生前,他的畫作根本無人問津,而他亦潦倒一生。到他死後,其作品則以天文數字見世,更被放不同的博物館去珍藏,視之為珍寶。梵高的故事說寸了畫家的辛酸:死後的作品才是最值錢有藝術價值(是常識吧)……而在威士忌的世界,日本威士忌發展歷史雖然並不多於100年,但卻孕育了兩所有如梵高般的蒸餾廠:輕井澤及羽生(秩父)。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的特色

基於竹鶴政孝當年是去了蘇格蘭學習威士忌的釀造方法,所以日本威士忌的釀造方式與蘇格蘭威士忌基本上是一樣的。不過如果只是照版煮碗的話,日本威士忌一定無法發展到現今的水平。日本威士忌最受著目的可以說是既創新又獨特,但同時又保存了最傳統的釀造方法,成功的把西方人認為的東方的味道融入到西方的威士忌世界中。 創新方面,日本威士忌其中一個最大的特色在於其蒸餾的方法。 一般蘇格蘭的蒸餾廠通常都只會配備多副相同配置的wash still 及相同配置的 spirit still 作原酒蒸餾,以維持蒸餾出來的原酒的味道及質素。但日本的威士忌蒸餾廠大多配備了多個不同大小及造型的蒸餾器去進行第一次及第二次蒸餾,所以日本的蒸餾廠經常能輕易地透過不同蒸餾器的組合去獲得大量個性不同的威士忌原酒,使得調配出來的威士忌味道變化更多端。 不過這種其實是有點啞巴吃黃蓮 — 有苦自己知的,這是因為日本威士忌沒有交換威士忌原酒的傳統。在蘇格蘭,大部份的蒸餾廠傳統上只會專注釀造某種性格的威士忌,如若需要用到其他性格的威士忌去進行調配,它們會向其他蒸餾廠交換或收購它們的原酒。反觀日本威士忌市場基本上由兩大集團統治,它們的掘起基本上是因它們的創辦人理念不同而決裂而立,要它們交換原酒甚至是放售自家的原酒予唯一的競爭對手基本上是說不通的,所以只能釀造自己需要的原酒。 除此之外,有別於使用傳統的橡木桶去陳釀威士忌之外,日本蒸餾廠還會使用一種叫作水楢的木材作桶以供陳釀威士忌之用。據說這是因為二次大戰期間入口橡木桶的數目嚴重不足, 因此被迫要使出自日本本土的水楢樹作木桶以供陳釀威士忌之用。水楢的正式學名是Quercus crispula Blume,Quercus這個字就是橡木的意思,也就是說水楢也是其中一種橡木,但它基本上只會於日本生長,而且可製成木桶的樹又少之有少,所以十分珍貴。有一說經水楢木桶陳釀過的威士忌往往會帶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典雅木香/線香味, 這可能就是西方酒評人常說的東方味吧。 傳統方面,由竹鶴政孝主理的余市蒸餾廠卻是以比現在大部份蘇格蘭蒸餾廠更傳統的方法去蒸餾威士忌:利用煤炭直接加熱作原酒蒸餾。這種成本高昂而又難以控制的蒸餾方法已經絕跡於大部份的蘇格蘭威士忌蒸餾廠。 除此之外, 另一個傳統之處就是有別於一般的不銹鋼桶,日本蒸餾廠通常會以木桶作麥芽汁發酵之用。據說就是這個原因,日本威士忌總會帶有點點典雅的木味。 除了創新及傳統兩面之外, 日本威士忌還滲透了另一個常見的日本文化 - 限量版。蒸餾廠限量版、週年限量版、特別過桶限量版、單桶限量版、限量的限量版….一如日本其他產品一樣,限量版的數目數之不盡,多如繁星,令消費者及市場眼花撩亂之餘又可以為自己帶來豐厚的收入同時亦能提升對品牌的忠誠度。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7

時間回到二戰後的日本,在三級威士忌橫掃市場之時,位於北海道,隸屬大日本果汁股份有限公司的余市蒸餾廠依舊用上最傳統的釀造方法生產著質素優良的一級威士忌。相對於三級威士忌只有5%以下的成份是威士忌,一級威士忌可說是差不多整支酒也是威士忌,當然成本也就是更高。面對市場上廉價的三級威士忌,帶領著余市蒸餾廠的竹鶴政孝認為不可以為了市場而妥協,生產出可以根本不含威士忌的三級威士忌。當時的三級威士忌每瓶只賣300日元,而“Nikka威士忌”依然固守著上乘的品質和每瓶1350日元的價格。

Read More »

Glenmorangie踢走蘇格蘭威士忌協會?!

Glenmorangie踢走蘇格蘭威士忌協會?! 無錯! 經Glenmorangie CEO Marc Hoellinger 証實將會出售旗下的獨立裝瓶廠蘇格蘭威士忌協會(下稱:SMWS),但並不是售予其他大型烈酒集團,而是大群具業界經驗的私人投資者。 Glenmorangie 亦明言此舉有助專注業務於單一麥芽威士忌,當然包括Ardbeg及Glenmorangie。 SMWS從原來的一小群愛好者,漸漸的增加為一個大群組。就在1983年,他們決定成立一個協會,開放給社會大眾加入會員,同時買下位於愛丁堡Leith的The Vault(目前為協會的總部和會員俱樂部的所在地,也是全蘇格蘭最古老的商用建築物)。而那一群愛好威士忌的好朋友也就成為協會的第一批股東們。分佈在19個國家/地區的SMWS現時已坐擁25000名會員, 及已成為其中最大的蘇格蘭威士忌獨立裝瓶廠,每年約有350桶原酒推出市面。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6

二次大戰對世界各國做成極大的影響,它對日本本土的影響甚大,但並沒有殲滅性的打擊或影響。不過對日本威士忌來說,二次大戰對它的影響可以說是不太大。主要的原因不論壽屋或日果生產的威士忌全都被日本海軍列作軍需品,這政策不僅使得需求上沒有後顧之憂,也使得即使在戰時糧食短缺也不愁沒有原料去蒸餾原酒,這是因為軍方會盡力確保軍需品的原料供應。讀者可能會覺得奇怪, 為何只有日本海軍對威士忌情有獨鍾而其他軍種好像不聞不問呢? 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但有不少人認為這與日本海軍的DNA有關。這個答案需要追溯到明治維新時期,日本的軍隊開始進行現代化及西方化的改革,經過出國考察後他們決定陸軍學師德國而海軍則學師英國。基於學師是英國的關係, 順帶連飲用威士忌的文化也帶到了海軍之中並植根起來。來到二次大戰時,已經有不少高級海軍軍官都愛上了這種琥珀色的液體了,所以有需要把它列為軍需品,以確保其供應去維持軍隊中的士氣。

Read More »

兩個月後Ardbeg 200歲生日喇!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兩個月之後以重泥煤及煙燻風格而揚名的Ardbeg 就將會擁有第二十個,而廠方將會於今年的Ardbeg Day慶祝Ardbeg建廠200週年(1815-2015)。除了一連串的慶祝活動外,當然少不了特別版威士忌去慶祝這個極具意義的日子。雖然官方還沒有正式的公佈,但在美國財政部卻看到一些端倪。從注冊文件上見到,Ardbeg可能會推出5支名稱不同的威士忌: 由標籤可見,雖然有五個不同的名字,但是以%ABV來推算,Ardbeg可能只會推出兩款不同的威士忌,但會以不同的名字去包裝入樽。詳細資料要有待官方再公怖,希望屆時筆者能夠找一到兩支珍藏吧…..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5

由於資金不足,所以壽屋不得不涉足其他行業去獲取穩定的資金來源,鳥井信治郎瞄上了與威士忌釀造方法差不多的啤酒作賭注,希望以此帶領壽屋走過難關。用上山崎的名水再加上鳥井信治郎的高宣傳手法,壽屋的啤酒很快地為它帶來了不錯的收入,使得鳥井信治郎及竹鶴政孝的日本威士忌夢繼續得以發展。壽屋一面釀造啤酒,一面蒸餾並陳釀威士忌,期望著改革了的威士忌能夠為市場所接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