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Tag Archives: 三得利 (page 2)

Tag Archives: 三得利

山崎蒸餾廠參觀札記

正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要最親身感受日本威士忌的文化最好當然是去到當地參觀。若只計算麥芽威士忌蒸餾廠,日本現時大約有8間蒸餾廠仍在運作中,大部份的蒸餾廠都是位於風景優美的地方,但它們大部份都需要預約才能參觀,有些甚至是謝絕參觀。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的特色

基於竹鶴政孝當年是去了蘇格蘭學習威士忌的釀造方法,所以日本威士忌的釀造方式與蘇格蘭威士忌基本上是一樣的。不過如果只是照版煮碗的話,日本威士忌一定無法發展到現今的水平。日本威士忌最受著目的可以說是既創新又獨特,但同時又保存了最傳統的釀造方法,成功的把西方人認為的東方的味道融入到西方的威士忌世界中。 創新方面,日本威士忌其中一個最大的特色在於其蒸餾的方法。 一般蘇格蘭的蒸餾廠通常都只會配備多副相同配置的wash still 及相同配置的 spirit still 作原酒蒸餾,以維持蒸餾出來的原酒的味道及質素。但日本的威士忌蒸餾廠大多配備了多個不同大小及造型的蒸餾器去進行第一次及第二次蒸餾,所以日本的蒸餾廠經常能輕易地透過不同蒸餾器的組合去獲得大量個性不同的威士忌原酒,使得調配出來的威士忌味道變化更多端。 不過這種其實是有點啞巴吃黃蓮 — 有苦自己知的,這是因為日本威士忌沒有交換威士忌原酒的傳統。在蘇格蘭,大部份的蒸餾廠傳統上只會專注釀造某種性格的威士忌,如若需要用到其他性格的威士忌去進行調配,它們會向其他蒸餾廠交換或收購它們的原酒。反觀日本威士忌市場基本上由兩大集團統治,它們的掘起基本上是因它們的創辦人理念不同而決裂而立,要它們交換原酒甚至是放售自家的原酒予唯一的競爭對手基本上是說不通的,所以只能釀造自己需要的原酒。 除此之外,有別於使用傳統的橡木桶去陳釀威士忌之外,日本蒸餾廠還會使用一種叫作水楢的木材作桶以供陳釀威士忌之用。據說這是因為二次大戰期間入口橡木桶的數目嚴重不足, 因此被迫要使出自日本本土的水楢樹作木桶以供陳釀威士忌之用。水楢的正式學名是Quercus crispula Blume,Quercus這個字就是橡木的意思,也就是說水楢也是其中一種橡木,但它基本上只會於日本生長,而且可製成木桶的樹又少之有少,所以十分珍貴。有一說經水楢木桶陳釀過的威士忌往往會帶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典雅木香/線香味, 這可能就是西方酒評人常說的東方味吧。 傳統方面,由竹鶴政孝主理的余市蒸餾廠卻是以比現在大部份蘇格蘭蒸餾廠更傳統的方法去蒸餾威士忌:利用煤炭直接加熱作原酒蒸餾。這種成本高昂而又難以控制的蒸餾方法已經絕跡於大部份的蘇格蘭威士忌蒸餾廠。 除此之外, 另一個傳統之處就是有別於一般的不銹鋼桶,日本蒸餾廠通常會以木桶作麥芽汁發酵之用。據說就是這個原因,日本威士忌總會帶有點點典雅的木味。 除了創新及傳統兩面之外, 日本威士忌還滲透了另一個常見的日本文化 - 限量版。蒸餾廠限量版、週年限量版、特別過桶限量版、單桶限量版、限量的限量版….一如日本其他產品一樣,限量版的數目數之不盡,多如繁星,令消費者及市場眼花撩亂之餘又可以為自己帶來豐厚的收入同時亦能提升對品牌的忠誠度。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7

時間回到二戰後的日本,在三級威士忌橫掃市場之時,位於北海道,隸屬大日本果汁股份有限公司的余市蒸餾廠依舊用上最傳統的釀造方法生產著質素優良的一級威士忌。相對於三級威士忌只有5%以下的成份是威士忌,一級威士忌可說是差不多整支酒也是威士忌,當然成本也就是更高。面對市場上廉價的三級威士忌,帶領著余市蒸餾廠的竹鶴政孝認為不可以為了市場而妥協,生產出可以根本不含威士忌的三級威士忌。當時的三級威士忌每瓶只賣300日元,而“Nikka威士忌”依然固守著上乘的品質和每瓶1350日元的價格。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6

二次大戰對世界各國做成極大的影響,它對日本本土的影響甚大,但並沒有殲滅性的打擊或影響。不過對日本威士忌來說,二次大戰對它的影響可以說是不太大。主要的原因不論壽屋或日果生產的威士忌全都被日本海軍列作軍需品,這政策不僅使得需求上沒有後顧之憂,也使得即使在戰時糧食短缺也不愁沒有原料去蒸餾原酒,這是因為軍方會盡力確保軍需品的原料供應。讀者可能會覺得奇怪, 為何只有日本海軍對威士忌情有獨鍾而其他軍種好像不聞不問呢? 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但有不少人認為這與日本海軍的DNA有關。這個答案需要追溯到明治維新時期,日本的軍隊開始進行現代化及西方化的改革,經過出國考察後他們決定陸軍學師德國而海軍則學師英國。基於學師是英國的關係, 順帶連飲用威士忌的文化也帶到了海軍之中並植根起來。來到二次大戰時,已經有不少高級海軍軍官都愛上了這種琥珀色的液體了,所以有需要把它列為軍需品,以確保其供應去維持軍隊中的士氣。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5

由於資金不足,所以壽屋不得不涉足其他行業去獲取穩定的資金來源,鳥井信治郎瞄上了與威士忌釀造方法差不多的啤酒作賭注,希望以此帶領壽屋走過難關。用上山崎的名水再加上鳥井信治郎的高宣傳手法,壽屋的啤酒很快地為它帶來了不錯的收入,使得鳥井信治郎及竹鶴政孝的日本威士忌夢繼續得以發展。壽屋一面釀造啤酒,一面蒸餾並陳釀威士忌,期望著改革了的威士忌能夠為市場所接受。

Read More »

日本威士忌-Part4

日本史上第一間大型商業威士忌蒸餾廠終於在1924 年於山崎開幕並開始蒸餾原酒。它的建立使得日本威士忌兩大巨人-鳥井信治郎及竹鶴政孝之夢進一步得以實踐。山崎是明智光秀與羽柴秀吉的決戰之地,雖然它一直都不是首選的設廠地,但它不僅是著名茶道家趨之若鶩的名水地, 而且它擁有優越的地理位置(就在京都與大阪中間) ,使得交通運輸不成問題。

Read More »